真假元代青花瓷瓶:一名商人與保鏢的3億元古董交易案中案

澎湃新聞高級記者 朱遠祥

2021-07-07 06:37 來源:澎湃新聞

字號
一個高43厘米的青花龍紋瓷瓶,“估價”3.3億元,轉讓價格達3億元。簽署協議進行這場“古董”交易的,是一名商人和他的私人保鏢。
后來商人起訴保鏢,要求解除協議;保鏢也向法院起訴老板,要其繼續支付瓷瓶款。這起民事案件此后出現“案中案”——商人嚴錫培向公安機關控告稱,涉案的青花龍紋瓷瓶并非元代古董,而是現代仿品。警方展開偵查,嚴錫培的前私人保鏢王新涉嫌詐騙被刑拘,此后被提起公訴。
此案經歷了一審、二審。2021年4月底,遼寧省沈陽市中級法院作出裁定,維持一審判決——王新被以詐騙罪判刑十二年。
司法機關委托鑒定機構作出的鑒定報告顯示,涉案青花瓷瓶是現代仿制品,評估價格為人民幣3100元。而此前對涉案瓷瓶估價3.3億元的公司,被證實并不具備藝術品鑒定資質。
警方還查明,當年打電話給嚴錫培表示愿出高價收購瓷瓶的“拍賣行工作人員”,是冒充的。
7月6日,王新的母親徐清香告訴澎湃新聞(www.miadepot.com),王新近日已委托她向沈陽中院遞交了再審申請材料,認為當年轉讓給嚴錫培的青花瓷瓶真品可能被“調包”。不過,此前一審、二審法院均采信了司法鑒定機構的意見,認為嚴錫培交來的青花瓷瓶實物與王新曾送去鑒定的青花瓷“應為同一物品”。
作為此案被害人,王新的前老板嚴錫培婉拒了記者采訪。涉案的青花龍紋瓷瓶照片。本文圖片均由受訪者提供?

涉案的青花龍紋瓷瓶照片。本文圖片均由受訪者提供 

商人借錢給保鏢,收到“傳家寶”
1937年出生的嚴錫培與1981年出生的王新,是在浙江寧波認識的。嚴錫培在寧波有多家機械配件企業和商貿公司,2015年初他招聘私人保鏢,看中了有武術功底的王新。
王新是江西省鄱陽縣人。據其母親徐清香介紹,他初中畢業后在武術學校學了幾年武術,后來在福建、湖北等地打工,做過保安、教練。徐清香說,王新小時候患過腦疾,他婚后和妻子生育的大兒子也患腦疾,鑒定為智力二級殘疾。后來王新與妻子離異,他一家是村里的貧困戶。青年時期的王新

青年時期的王新

成為嚴錫培的保鏢后,王新的月工資為8000元。他平常跟隨在嚴的身邊,經常陪他到遼寧沈陽經營管理房地產公司,深得老板信任。
王新擔任嚴錫培保鏢期間,曾多次向嚴借錢。后來嚴錫培向警方陳述:2015年10月,王新先后向他借了三筆錢共15.2萬元,“王新和我說,他要辦武館?!贝撕蟮乃膫€多月里,王新又以兒子生病、舅舅去世、回家過年等理由,共先后六次向嚴錫培借走12.5萬元。
按照嚴錫培的陳述,從2015年10月至2016年2月,他借給王新共27.7萬元?!爱敃r王新是我的保鏢,我很信任他?!眹厘a培說:“而且我看他說得挺可憐的,就借錢給他了?!?br />
嚴錫培稱,他曾問王新怎么還錢?!巴跣赂嬖V我,他家有一個元代青花瓷瓶?!?br />
王新供述稱,嚴錫培曾多次借錢給他,讓他兒子的腦癱得以治療,他心存感激,“我很感謝嚴錫培,所以準備把家里祖傳的元代青花瓷瓶送給他?!?br />
2016年5月初,一個青花瓷瓶通過快遞寄到了嚴錫培在寧波的公司,收件人是王新,寄件人也是他。王新將這個“祖傳的元代青花瓷瓶”,交給嚴錫培“保管”。
這是一個青花龍紋梅瓶,高約43厘米,口徑約5厘米。瓷瓶構造渾圓精美,瓶身印有騰躍的龍紋。
王新告訴嚴錫培,這個青花瓷瓶是他姥爺傳下來的元代古董。據王新后來供述,為了評估瓷瓶價值,2016年7月20日,他從嚴錫培家中將青花瓷瓶拿走,拿去上海做鑒定,“當天給我出具了一份鑒定報告,報告中說這個瓷瓶價值3.3億元人民幣?!?br />
從上?;氐綄幉ê?,王新將瓷瓶、鑒定報告和一份遺囑交給了嚴錫培。那份遺囑稱,元代青花龍紋梅瓶是“老祖宗傳家寶”,“外甥王新愛好武術……將此瓶傳給王新繼承所有?!甭淇铒@示,立遺囑人是王新的外公徐接粑,時間是2015年11月。
“這個遺囑是我手寫的,上面徐接粑的簽字和手印也是我的?!蓖跣碌哪赣H徐清香稱,她父親徐接粑早在1995年已去世,去世之前留下過遺囑,但那份遺囑被她弄丟了,所以她根據記憶重新寫了一份。
從王新那里拿到瓷瓶的鑒定報告和遺囑后,嚴錫培對王新交給他的青花瓷瓶“刮目相看”。
“后來有許多人打電話給我,要買這個瓷瓶?!眹厘a培在陳述材料中提到,他曾接到“北京保利拍賣行郭子鳴”的電話和短信,對方愿意以遠超3.3億元的價格收購瓷瓶;嚴錫培還接到“北京嘉信國際拍賣公司劉群”從美國打來的電話,雙方多次協商買賣瓷瓶,“劉群”稱,愿意以150億元的價格收購嚴錫培手上的青花龍紋瓷瓶。
有了瓷瓶的鑒定報告、遺囑,有了出手闊綽的“下家”,嚴錫培心動了,決定買下王新的青花瓷瓶,“我當時認為,瓷瓶的價值超過人民幣3.3億元?!?br />
從民事訴訟到刑事控告,3億元瓷瓶交易是騙局?
金額上億元的瓷瓶交易,很快達成了協議。2016年9月21日,嚴錫培和王新簽訂《青花瓷瓶轉讓協議》。王新與嚴錫培簽訂的《青花瓷瓶轉讓協議》

王新與嚴錫培簽訂的《青花瓷瓶轉讓協議》

該協議顯示,轉讓品為“元代青花瓷瓶”,估價3.3億元,估價單位一欄注明為“上海新球文化藝術交流有限公司王孝忠專家”。協議條款表明,青花瓷瓶的轉讓價格為人民幣3億元;從簽訂協議之日起,王新將瓷瓶的所有權轉讓給嚴錫培。協議中還注明,嚴錫培在今后交易中如果發現瓷瓶不是真古董,王新返還全部瓷瓶款。
兩人還簽訂了一條補充協議:從瓷瓶移交起,有關風險也同時轉移;3億元的轉讓款,嚴錫培在2016年10月30日前全部支付給王新,否則退還瓷瓶。
雙方還去了遼寧豐華律師事務所。該所律師出具了證明瓷瓶交易過程的《見證書》。
簽訂瓷瓶轉讓協議后,從2016年9月29日至2018年2月9日,嚴錫培先后8次支付瓷瓶款給王新,共計120.5萬元。
“后來王新瘋狂向我要錢,我也感覺很多事情不對勁?!眹厘a培稱,2018年3月14日,他把瓷瓶拿到中國冶鐵歷史博物館評估鑒定聯合中心做鑒定,才發現自己出價3億元購買的“元代青花瓷瓶”,竟然是個仿品。
從此,嚴錫培拒絕再向王新支付瓷瓶款,但王新要其履行協議繼續付款,雙方發生矛盾。嚴錫培稱,王新持續向他“討債”,還進行恐嚇威脅。
2018年8月,嚴錫培向沈陽市和平區法院起訴王新,稱涉案的青花瓷瓶鑒定為仿品,要求解除此前的瓷瓶轉讓協議。
嚴錫培提起民事訴訟三個月后,接到了沈陽市皇姑區公安分局的電話。民警向嚴錫培了解他的原法律顧問孫亮——涉嫌詐騙犯罪。
1980年出生的孫亮是遼寧人,曾多年擔任嚴錫培公司的法律顧問。2014年嚴錫培借了1000萬元給孫亮的同學李俊均,孫亮做擔保,這起民間借貸糾紛后來由沈陽市和平區法院判決。訴訟前后,嚴錫培曾安排保鏢王新向孫亮、李俊均討債,三人由此熟識。
孫亮后來證實,王新當年打算賣瓷瓶給嚴錫培,請他幫忙寫個協議,“我在網上研究了判例,之后擬了份協議?!贝税缸C人、另一起案件的被害人王桂榮證實,王新與嚴錫培交易瓷瓶的過程中,從協議簽訂到律師見證、錄音公證等環節,都是孫亮為王新提供“法律支持”。
王桂榮是孫亮、李俊均另一起詐騙案的被害人,她控告孫亮和李俊均騙了她1000萬元。2019年12月,沈陽市皇姑區法院以詐騙罪,分別判處李俊均、孫亮有期徒刑十四年六個月、十年六個月。
孫亮、李俊均詐騙一案還在偵查階段時,皇姑區公安分局民警打電話向嚴錫培詢問相關情況?;蛟S是想到王新與孫、李二人交往密切,而瓷瓶鑒定存在疑點,嚴錫培認為自己“上了大當”。
2018年12月,嚴錫培撤出此前要求解除瓷瓶交易協議的民事訴訟,轉而對王新進行刑事控告。
青花瓷瓶有“調包”可能?保鏢被判刑12年將申訴
面對嚴錫培的起訴、控告,王新進行了“反擊”。
2019年8月,王新向沈陽市和平區法院起訴嚴錫培,以此前雙方簽訂的3億元瓷瓶轉讓協議為依據,要求嚴錫培履行協議,先行支付500萬元,“剩余款項另行訴訟主張”。
事實上,在起訴嚴錫培之前,王新已將他對嚴錫培的3億元“債權”轉讓了一部分出去,包括轉讓給李俊均的850萬元,以及先后轉讓給孫亮的2850萬元、200萬元。孫亮獲得“債權”后,曾向法院起訴嚴錫培,要求支付相應的瓷瓶款。
不過,嚴錫培向沈陽警方控告王新詐騙之后,隨著警方立案偵查,王新、孫亮等人對嚴錫培的民事訴訟陸續被法院駁回。
2019年9月,沈陽市公安局鐵?區分局民警在江西抓獲王新。此后,王新被以涉嫌詐騙罪刑事拘留。
司法機關委托鑒定機構作出的鑒定報告顯示,嚴錫培提交的涉案青花瓷瓶并非元代古董,而是現代仿制品,評估價格為人民幣3100元。而此前對涉案瓷瓶估價3.3億元的上海新球文化藝術交流公司,被證實并不具備藝術品鑒定資質。
警方還查明,當年打電話給嚴錫培,表示愿出高價收購瓷瓶的“拍賣行工作人員”,是涉案人員李俊均、王釗冒充的。一審判決書(部分)

一審判決書(部分)

2020年12月31日,沈陽市鐵西區法院作出一審判決。刑事判決書顯示,法院審理查明:2016年9月至2018年12月期間,為誘使被害人嚴錫培購買仿制元代青花瓷瓶,被告人王新將瓷瓶郵寄給嚴錫培,此后將瓷瓶價值鑒定文件及其母親偽造的遺囑交給嚴錫培,假意委托他尋找買家,并指使李俊均、王釗(均另案處理)冒充拍賣行工作人員,聯系嚴錫培協商高價購買瓷瓶,從而誘騙嚴錫培以3億元價格簽訂瓷瓶轉讓協議,此后騙得部分購瓶款120.5萬元。
鐵西區法院以詐騙罪,對王新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,并處罰金30萬元,其贓款120.5萬元退賠給嚴培錫。王新不服,提出上訴。
2021年4月底,沈陽市中級法院作出二審裁定,駁回王新的上訴,維持原判。
6月7日,王新的母親徐清香告訴澎湃新聞,她和兒子對涉案瓷瓶的“真假”鑒定有異議,真正的元代青花瓷瓶可能被嚴錫培“調包”了,“那個瓷瓶嚴錫培保管了三年,他交出來的不是我兒子給他的那個瓷瓶?!?br />
不過,一審、二審法院均采信了司法鑒定機構的意見,認為涉案青花瓷瓶沒有被“調包”。遼寧大學司法鑒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鑒定意見書顯示,涉案瓷瓶被王新送去鑒定(評估價值3.3億元)后,該鑒定文書中的瓷瓶圖片,與嚴錫培交來的青花瓷瓶實物“應為同一物品”。
徐清香說,根據王新的意愿,她近日已向沈陽中院遞交了再審申請書和相關證據材料。
二審法院作出裁定后,此案被害人嚴錫培婉拒了采訪,也不愿再提“瓶子”的事,“這個事我不好說,司法部門會處理?!?div class="hide_word">(本文來自澎湃新聞,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“澎湃新聞”APP)
責任編輯:湯宇兵
校對:施鋆
澎湃新聞報料:4009-20-4009   澎湃新聞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關鍵詞 >> 青花瓷,案中案,古董交易

相關推薦

評論(260)

熱新聞

一天 三天 一周

澎湃新聞APP下載

客戶端下載
聯系我們
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
娇妻被别人带去杂交_边摸边吃奶边做爽动态_很黄很色欧美牲交视频_思思99思思久久最新精品